<pre id="bdbdd"><strike id="bdbdd"></strike></pre>

    <noframes id="bdbdd">

    <noframes id="bdbdd"><pre id="bdbdd"></pre>
    <pre id="bdbdd"><strike id="bdbdd"><ol id="bdbdd"></ol></strike></pre><track id="bdbdd"><strike id="bdbdd"></strike></track>
    <pre id="bdbdd"></pre>

            農業農村部耕地質量監測保護中心  >  工作交流  >  正文

            一粒馬鈴薯的“雄心:深耕5年,希森團隊鹽堿地里種出“金疙瘩”

            發布日期: 2022-07-25 作者: 賈鵬 龍曉峰 李化明 來源: 農民日報 【字體: 打印本頁

              喜“酸”的馬鈴薯如果種到鹽堿地里會怎么樣?

              當一場事關全國5.5億畝鹽堿地綜合利用,事關中國人民端牢飯碗的種業翻身仗,在黃河三角洲這片“希望的田野”上打響時,好消息也接連不斷地傳出來。

              6月29日,在東營黃三角農高區含鹽量5‰的鹽堿地上,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國家馬鈴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聯合山東省農科院選育出的耐中度鹽堿馬鈴薯新品系“Z1281”表現出色,經“耐鹽堿優質馬鈴薯突破性新品種選育”項目測產專家組實收測產,畝產量達3032.47公斤,創造了馬鈴薯在中度鹽堿地上的單產新紀錄。

              這是一粒馬鈴薯2022年的雄心展現。成果背后,是樂陵希森馬鈴薯育種團隊撲在鹽堿地里五年磨一劍的堅持,也是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20年種業科技攻堅戰的堅守。

              五年磨一劍,鹽堿地種出“高產薯” 

              鹽堿地被稱為土地的“絕癥”,是一種低產的土地。全國有近15億畝的鹽堿地,可利用的鹽堿地約5.5億畝,是一筆“沉睡”的寶貴資源。開展鹽堿地綜合利用,對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端牢中國飯碗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東營擁有鹽堿地面積340萬畝,是我國乃至世界范圍內規模最大、利用難度最高的鹽堿地之一。

              曾經這里的土地猶如鋪上了厚厚的白色晶鹽,幾乎沒有植物。抗鹽堿作物的發展將對提高土地增量很有意義,對中國糧倉、中國飯碗也能起到積極的保障作用。 

              為了讓“絕癥地”長出“金疙瘩”!多年來,越來越多的先驅者錨定廣袤的鹽堿地,開始探索耐鹽堿的新作物,新品種、新技術成果斐然,但在大田里進行耐鹽堿馬鈴薯的品種選育和應用,迄今在國內外仍接近于一片“無人區”。如果在這方面有所突破,將填補空白。

              “咱一個農業大國,吃薯條、薯片、全粉還有變性淀粉都要進口,鹽堿地種土豆再困難再大也要做!”從鹽堿地里長大的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梁希森,決心培育出一種能“喝鹽水”的馬鈴薯,造福同樣活在鹽堿地上的農民。

              2017年,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國家馬鈴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聯合山東省農科院共同承擔了山東省良種工程——馬鈴薯耐鹽堿育種項目,在東營黃三角農高區設立研究基地,樂陵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總經理胡柏耿帶領近30人的馬鈴薯育種及栽培專家團隊,聯合國內外18個科研機構,收集6700余份不同的種子資源,開始了耐鹽堿馬鈴薯品種選育及配套栽培技術研究協作攻關。

              從常規育種到耐鹽堿育種領域并不容易,“常規育種是優中選優,但在鹽堿地里育種就像是‘矬子里拔將軍’?!焙毓⒏袊@,這項工作沒有可借鑒的經驗,最難的就是沒有育種的“材料”,一切都從頭開始?!拔覀儎傇跂|營大田里育種時,種植了300多畝地,一畝地就是3500棵,就活了幾棵苗子,植株小、葉片小,一時看不到希望,心情也五味雜陳?!?/p>

              是堅持還是放棄?“這是育種企業應該承擔的糧食安全責任,也是集團的發展方向,不行也得行!”梁希森說?!拔医o科研團隊下死命令,必須搞出耐鹽堿土豆來!”

              經過連續5年的試驗研究,科研團隊在鹽堿地上對746個雜交組合的175224個單株、6670份資源/品系和167個品種進行篩選,選育了耐鹽堿材料35份,其中綜合性狀優良的耐鹽堿材料8個,這相當于平均1000份材料中只有2份是最優的。

              其中,在輕度鹽堿地上“希森6號”表現出色,2020年經測產,平均畝產達4413公斤,畝收入6000元以上,填補了國內耐鹽堿馬鈴薯的空白。專家組一致認為,這個馬鈴薯新品種具有耐鹽高產特性,建議在環渤海鹽堿地加大示范面積和加速審定推廣。

              “良種+良法”配套,3年耐鹽堿品種推廣1萬畝 

              眼下,東營黃三角農高區300畝馬鈴薯示范田迎來豐收季。通過輕度鹽堿地上連續4年的試驗示范,2022年耐鹽堿品種及配套栽培技術,由黃三角農高區在鹽堿地科技成果轉化中試基地進行示范推廣。6月23日,農高區邀請專家對基地種植的“希森6號”馬鈴薯進行測產,畝產達到4100公斤,達到了全國的平均水平!

              這一數據,讓馬鈴薯種植戶崔廣華非常興奮:“這可真是鹽堿地上長出了‘金疙瘩’!這連小麥玉米都不長的鹽堿地,土豆畝產居然達到了全國的平均水平,畝產達到8200斤,2兩以上標準果7360斤,收購價格每斤0.65元,畝產值達4784元,扣除種子化肥等農資及人工成本2500元,每畝凈收益2284元?!?/p>

              馬鈴薯育種及栽培專家崔長磊表示,創造紀錄的“希森6號”之所以能在鹽堿地創出高產:一是品種高產、優質、抗病、耐鹽堿;二是在輕度鹽堿地上,科研人員采用了包括整薯播種、覆蓋技術、新型改良劑利用、有機肥和生物菌肥施用等馬鈴薯耐鹽栽培技術試驗,在中高度(含鹽量4‰至8‰)鹽堿地進行了馬鈴薯和堿蓬間套立體多元化栽培技術研究,通過良種良法配套,實現了優質高效。

              在鹽堿地里創造高產不容易,這背后是長期的奔波忙碌,日日夜夜的付出,左右求索的攻關,不為人知的辛勞……幾乎每周,崔長磊都要從樂陵到東營來一個400公里的往返。作為馬鈴薯耐鹽堿育種項目課題負責人,他經歷了住集裝箱、頓頓吃方便面的艱苦,和同事們一道在“不毛之地”上選育出了耐鹽堿馬鈴薯新品種。

              如今,希森集團已建立了耐鹽堿馬鈴薯資源庫和耐鹽堿評價體系及標準,創立了鹽堿地馬鈴薯新品種育種體系,育成6個耐輕度鹽堿的馬鈴薯品種,并集成了成熟的配套的栽培技術,2021年在含鹽量5‰的中度鹽堿地上,耐鹽堿新品種的畝產達到1.7噸,高于全國馬鈴薯畝產1.2噸的水平,且品質優良,鉀鈣鐵的含量超出非鹽堿地品種含量的一倍。

              從2021年開始,希森計劃將耐鹽堿品種及配套綠色高效栽培技術在黃河三角洲進行推廣。3年內,他們的推廣目標分別是1000畝、5000畝和1萬畝?!拔覀冞€將協助種植戶進行銷售,盡快實現耐鹽堿馬鈴薯的產業化發展?!焙毓⒄f。

              科技點燃新“薯”光,讓中國馬鈴薯育種領先世界 

              一粒馬鈴薯新品種的培育到底有多難?胡柏耿表示,從時間上看,10年時間培育一個新品種并不算是最長;從數量上看,10萬粒雜交種才可能出現一個品種。

              “種子是農業的“芯片”,一粒種子,關系著中國人的飯碗安全?;谶@種認識,希森集團21年堅守,把科技創新作為馬鈴薯育種的重要支撐,克服重重困難、跨越重重挑戰,從無到有,從少到多,累計成功培育出33個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品種,在馬鈴薯育種行業走在全國前列。

              梁希森說,“這一切也得益于國家、省、市領導的大力支持?!苯陙?,樂陵市專門建立對口幫扶希森育種產業的長效機制,成立工作專班,幫助企業解決遇到的土地、資金、人才引進等方面的問題。

              從2017年起,每年4月,崔長磊都和同事一起來到東營,開展育種試驗田規劃、準備、播種、調查、收獲及雜交等工作。如今,曾經皮膚白凈的崔長磊已經被海風和烈日歷練成了黝黑的漢子,但是他沒有后悔過,“看著從鹽堿地中刨出的金疙瘩,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讓我們非常欣慰和喜悅?!贝揲L磊說,這種對種子的特殊感情激勵著希森科研人員不斷逆行。

              和崔長磊一樣,國家馬鈴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科研團隊在梁希森的帶領下專注于馬鈴薯種子研究和繁育。截至目前,希森集團投入的育種經費已超過40億元。希森集團和國家馬鈴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科研團隊先后承擔實施了21個國家和省部級重點研發專項及自主研發項目?!跋I瘪R鈴薯脫毒原原種和種薯的產能分別達到了8億粒和20萬噸,占據國內種薯市場10%以上的份額,規模與產能均位居全國第一。

              希森是國內最大的馬鈴薯脫毒種薯繁育企業,也是首家實現育繁推一體化的馬鈴薯企業?,F在,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的品種,已經累計推廣3150萬畝,在全國創造了190.2億經濟效益。希森團隊開展的鹽堿地馬鈴薯研究并進行大面積地推廣利用,對促進全省農業高質量發展、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國土治理和生態環境保護帶來了重大的現實意義。

              “未來我要讓全國1/3的馬鈴薯田用上希森脫毒種薯,讓中國馬鈴薯育種領先世界,成為國人的驕傲?!绷合I繕藞远?。

              事實上,希森薯種不僅造福了中國薯農。2014年,希森集團與英國、埃及、加拿大、哈薩克斯坦等國家開展廣泛交流合作,并將希森馬鈴薯新品種推廣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使其脫毒種薯利用率在原基礎上提升50%。2018年,希森馬鈴薯產業集團在哈薩克斯坦建立的馬鈴薯產業示范園被列為“山東省境外農業示范園區”,成為“一帶一路”中國農業走出去的成功典范。

              不僅如此,希森集團還勇擔社會責任,在烏蘭察布市商都縣喇嘛板村牽頭建立“喇嘛板馬鈴薯扶貧產業基地”,探索實踐了“政府+公司+合作社+農戶”的合作繁育馬鈴薯原原種的產業扶貧模式,成為商都縣鄉村振興產業振興樣板。

              “希森薯種不僅要造福中國,更要造福世界?!毕I瘓F正向著這個雄偉目標邁進。

             

            相關附件: